第一百七十章:出氣筒

作者:蜜雪晴清|發布時間:2019-10-22 22:11|字數:2036

看到萍香被帶走了之后,烏雅氏“哼”了一聲,也不跟高氏說一聲,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高氏也不介意,笑盈盈地說道:“烏雅姐姐慢走。”

的舞兒還有分寸,看到烏雅氏要走之后,立馬說道:“高格格,奴婢告退了。”

說完,舞兒就急沖沖地跟上烏雅氏去了。

高氏也不介意,看著舞兒離去的背影,說道:“快去吧,可別讓烏雅姐姐等急了。”

頓了頓,高氏又說道:“不對,不是等急了,是氣壞了烏雅姐姐的身子,不然到時候可怎么辦才好。”

說到最后,高氏自己就笑起來了,她旁邊的貼身丫鬟也跟著笑出來了。

舞兒一路跟著氣沖沖的烏雅氏回到了屋子里,也不敢說話,生怕觸了烏雅氏的眉頭。

烏雅氏繃著一張臉,坐在椅子上。

突然,一個奴婢走了進來,手上捧著一杯茶水,慢慢地走進來,仔細看的話,好像還能看出她的手在抖著,那個奴婢走到烏雅氏的身邊,輕聲說道:“見過格格,格格,請用茶。”

這是烏雅氏的習慣,每次出去之后回到屋子,總是要喝上一杯熱茶的,所以屋子里總會備好熱水,等烏雅氏回來了,就立刻捧上去,免得烏雅氏喝不著,她們就要倒霉了。

今天剛好輪到了這個丫鬟進屋捧茶水,之前烏雅氏和玉和在小花園里的事情,因為也沒有避諱其他人,所以已經被別人傳回來了,基本上全院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這個奴婢當然也知道了,她還知道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烏雅格格的心情肯定很不好,所有人打醒十二分精神侍候著,生怕惹怒烏雅格格然后出事,自己這個時候過去,怕是都要成為出氣筒了,越想,這個奴婢越害怕。

烏雅氏正生氣著呢,看哪都覺得不順眼,所以現在看著這個小丫鬟也很是不順眼,正想發/泄著,一把拿過那茶杯,胡亂喝了一口,就“噗”地一聲吐了出來,把茶杯連帶著水丟到那個奴婢的頭上,隨即罵道:“大膽奴婢!這么熱的水都敢端給本格格喝!是想死嗎?!啊?!”

那奴婢被扔茶杯了,也不敢躲,頭上都是茶葉和水印,額頭上都破皮了,一片紅腫,還有血絲滲了出去,看著好不狼狽的樣子,可是她一動也不敢動的,除了怕得抖了起來,那奴婢知道自己要是躲了,而且也不能說自己沒有錯,主子說你做錯了,就是做錯了,不然恐怕烏雅格格會更加生氣,到時候可不是就一杯茶水能解決的了。

其實那茶水到底燙不燙,她們這些做奴婢的怎么會不知道呢,她們早就侍候人侍候慣了,做事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做錯了什么事了,小名都保不住,倒茶水這些小事情,就更不可能會出錯了,這不過就是主子想懲罰奴婢,隨便找的借口罷了,你也不能反駁不是?

那奴婢顫抖著聲音說道:“求格格恕罪!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

烏雅氏看著她匍匐跪在自己面前,渾身顫抖的樣子之后,才感覺自己被玉和她們挑釁的心情好了一點,烏雅氏冷哼了一聲,說道:“賤婢就是賤婢,做這么一點事都做不好,都不知道要你們有什么用!”

那奴婢拼命地磕頭求饒:“求格格恕罪!求格格恕罪!奴婢知道錯了!”

烏雅氏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手指,沒有說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舞兒看得有些不忍心了,看烏雅氏沒有說話,便趁機說道:“你這個賤婢,怎么做事的!竟然敢沖撞格格!仔細著你的皮,還不快點滾下去!免得污了格格的眼睛,看我怎么找你問罪!”

那個奴婢大喜過望,不過幸好她是低著頭的,她也拼命的忍著自己的情緒,所以才沒有被烏雅氏看見,不然,又是一頓毒打了。

舞兒的用意,那奴婢當然知道,佯裝罵了她幾句,后來就找借口幫助她逃掉懲罰,那奴婢就不由得心存感激,顫抖著聲音,小聲說道:“是,奴婢告退。”

舞兒似厭惡地說道:“快滾下去!”

那奴婢心存僥幸地站了起來,剛往后退了幾步,烏雅氏就突然出聲了:“站住!誰允許你走了?!”

那奴婢嚇得一個機靈,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不過根據著以往做奴婢的經驗,她也不管大腦反應過來沒有,就是一個下跪,“咚”地一聲響了起來,那聲音聽起來就痛。

那奴婢聽到烏雅氏叫住她,就知道自己要完蛋了,烏雅氏是不打算放過她了,這次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那奴婢顫巍巍地,看著很是可憐,她小聲地說道:“奴婢,奴婢。”說來說去,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看著烏雅氏越來越不耐煩的神情,舞兒立即說道:“格格,還留著這小賤婢干嘛?讓她滾下去,免得污了你的眼睛就不好了。”

下面跪著的奴婢也好希望快點從烏雅氏的嘴里聽到一句:“滾出去。”她從來沒有這么期盼過了。

不過,她很快就絕望了,烏雅氏冷聲說道:“就因為她是賤婢,才更要好好教導一下,不然都以為本格格好欺負!都是一群賤/人罷了,敢讓我不好過?!”

舞兒小心翼翼地說道:“那格格是想?”

烏雅氏懶洋洋地說道:“就先把她拖下去打板子。”

“多少板子?”

烏雅氏斜了舞兒一眼,淡淡地說道:“打多少?哼!什么時候我滿意了,才能停!”

那奴婢聽到后,絕望地跌坐在地上,烏雅氏這么說,就是要她的命啊,看烏雅氏的樣子,一時半會兒,肯定是消不了氣了,烏雅氏怎么都不可能滿意的,這么多板子下去,這不亞于要廢了她啊!

那奴婢想著想,忍不住“嗚嗚”地哭了出來:“嗚嗚嗚,格格饒命啊!格格饒命啊!”

烏雅氏也不理她,聽得煩了,就揚聲說道:“還不快來人把她拖下去!都是死的嗎?!”

舞兒在旁邊都看得于心不忍了,都是奴婢,她怎么會不明白這種感受呢。

黑龙江11选5前三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