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暴力女魔頭

作者:西風瘦馬|發布時間:2016-10-26 21:02|字數:3099

剛出去幫客戶裝了一個電話,回到辦公室,口干舌燥的,我喝了一口純凈水,手機里有一條黃色笑話:夫一臉興奮的問:日?妻無奈的搖頭答:月。

翻出來發給我一個叫李靖的朋友,手機信息發送中。,我看了看,感覺不對勁,再仔細看看,暈死!手機顯示的號碼不是李靖,而是葉魔女!

我慌忙拿起手機按紅色的退出鍵,但是信息發送過程中是根本無法退出的,我把電池拆了出來,上帝保佑我那條信息不要發了出去。

葉魔女本名葉萱,另一個更響當當的綽號滅絕師太,是我們市場部的總監,年齡二十五六歲,是個標準 大美女,模特出身,穿上高跟鞋和一米七五的我一樣高,身材自然不用說。

神態嬌媚,膚色白膩,顏若朝霞,雙眸燦爛,絕世無雙的美,性格也是絕對的舉世無雙,年齡不大卻心狠手辣,喪盡天良,滅絕人性,眼神總有狡黠之色看來極是詭異,陰險狠毒、不擇手段的事都是無所謂的。

她就是我們市場部最大的官,這個女人憑著自身禍國殃民蘇妲己的優點,據說搞上了老總,然后成了市場部的老大。

不過這女人絕對不是大家想象中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有謀略,有眼光,而且有手段,管理的水平很高。

集東方人的美貌智慧和西方人的灑脫張揚于一體,是魔鬼和天使完美結合的天才管理家。

我知道我慘了,那條信息好像已經忙不迭沖出去了。我頹然坐在辦公室凳子上,完了完了。

沒過幾分鐘,果然門口傳來了葉魔女的聲音:“一天上班八小時,我看你們五個小時都在抽煙!139XXXX1314,這個號碼是你們辦公室的人嗎?”

還是坦白從寬吧,不然她上內部網一查這個手機號也查得出來,我站了起來,她直勾勾的看著我,逼視我,我沒敢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神不是暗送秋波,而是千刀萬剮:“你!跟我到我辦公室一趟!”

聽見同事們小聲的議論:“看來,又要有一人離我們而去。”

被葉魔女這樣的口氣使喚到她辦公室的職員一般都是兇多吉少,億萬通訊是一家大公司,最不缺的就是人,能在這里干到三個月之上的人,都是人才。

那些進來走馬觀花的人多了去,新人一進來,葉魔女就會注意著,假如哪點她不稱心,立馬叫你去財務部領錢滾蛋。

我也才是個新人,混了兩個月,成績也不怎么樣,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市場部一直坐一望二,穩坐在倒數第一向倒數第二膜拜,出盡了風頭,誰都知道我是公司倒數第一,因為學的專業不是通信的,每次考核都不及格,當初那過五關斬六將成功進入億萬通訊的喜悅已經被如今的惶惶不可終日代替,今天的這條黃色笑話估計加快了宣布我死亡的進程。或者說是導火索,讓葉魔女更快的注意到我了。

進了她辦公室,她非常拽的翹著二郎腿坐在辦公椅上,翻了翻手機,然后抬頭看我,我們基本上都沒見過她不帶眼鏡的樣子,她都是一副時髦大大的棕色眼鏡,但這絲毫掩飾不了她的半點美麗。

最主要的是那副眼鏡可以半遮住她詭異陰險毒辣狡黠的眼神,看到她那種詭異的一邊嘴角揚起高傲鄙視人的笑容,你就把遺書寫好做英勇就義前的準備吧。

“陳然!”她陰著臉叫我名字。

“到!”我像個士兵一樣的站直身體兩手伸直雙腳并攏抬頭挺胸平視前方。

“你很有空啊?”她拿著手機在手指上優雅的翻轉。

其實我是剛剛忙回來,每天踩著自行車到處跑,到處在各個居民區裝電話,哪有半點空閑在辦公室,這剛回來交差的,但我們都清楚,和葉魔女的一切解釋她都覺得你在掩飾,說多錯多,索性不說。

她突然生氣的抓起桌子上的文檔猛拍一下:“考核成績倒數第一!績效成績你也倒數第一!你這個老么還那么閑!”

然后她掏出那本白色筆記本,那本白色筆記本就是死亡報告,填下去了后,就會告訴你去財務部領工資了,葉魔女雖然殘忍,但是最大的一個優點就是工資給很多,這個月就算你做了幾天而已,她辭退你照樣發整個月的工資。

我表示哀悼,看來明天可以重新去人才市場拼搏了。

有人敲敲門,是她的秘書:“葉總,這些貨我都驗完了,但是東城門市部打電話過來說,明天才能過來取貨,這些貨我想搬回儲藏室,但他們都下班了。”

葉總剛打開了白色筆記本,停下了手,看了看我,用手機指著我:“你去搬吧。”

真是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也是條死路啊!這個任務延長了我的一點生命,秘書我愛死你了!

都是一大箱一大箱的電話機,幾十部電話裝一個大箱子,幾十個大箱子,每個箱子都有六十多斤重,這不是難題,難題在于那個小小的儲藏室在一樓,而我們辦公室在三樓,讓我這樣跑,整整跑了三個鐘頭,終于搞定了。

我靠在走廊墻壁上重重的呼吸著,頭發全濕了,汗如雨下。

一群人走過來的聲音,葉魔女帶頭走過來,后面跟著一群不知哪里的人,我們公司的員工都是統一著裝的,夏天男的白色襯衫白灰色西褲黑色皮鞋,女的白色襯衫職業短裙,不得不重點說,女同事的職業短裙非常短,很有看頭。

葉總就不一樣,雖然打扮也很職業女性,但是顏色每天都在變,她的高跟鞋有節奏的響著,后面跟著的那些人就不認識了,都在后面點頭哈腰的,估計又是跑業務的或者求葉總做啥事吧。

她走到我前面停了下來,也不用眼睛看我,臉也不轉過來,是對著前面的空氣說話的:“陳然,搬完了嗎?”

“搬完了。”

“不錯,還不錯。”然后她點點頭又往前走了,說的什么意思,是不是暫時不辭退我了?

我正想著,后面跟著的那十幾個人竄出來幾個家伙拉著我:“哥們,走吧走吧!”

我驚訝的推著:“去哪兒啊?”

“當然是吃飯了!”

他們邊拉著我走邊談:“你們億萬通訊的產品實在不錯,我們想求你們葉總,我們想在永州市開個億萬通訊加盟專賣店,可你們葉總是軟硬不吃啊,你是你們公司的員工,一定了解葉總這個人,哥們,給個主意吧。”

我搖著頭停了下來:“我幫不了你們,抱歉。”

他們見我停下來,急了,就一齊拖著我往前走:“那我們等下再慢慢談。”

到了停車場,葉魔女上了她那部和她本人極其適合的座駕,霸道的紅色陸地巡洋艦。

這群家伙拖著我上了一部啥轎車就不懂了,上了車就一直在求我,敬煙點煙的:“哥們,實不相瞞,大家出來混都不容易,我們就是瞅準了這個市場,才不惜代價的下大血本,我們那邊的商場我們盤下來了,也裝修好了,就等過了葉總這一關了,你幫我們辦成這事,五萬!”

我是個窮人,租住在八十元的一個小地下室,五萬啊!我心動了,但是很無奈,我依舊搖了搖頭。

“六萬!”

“不是的大哥,你們給我多少錢我都無能為力啊。”

說話間到了某家酒樓,他們是開廂的,我自覺不適合這種豪華的地方,走著走著自動退了出來,那幾個家伙可真是,可真是不知道怎么說的,轉身回來又拉住了我,把我一起拖進了包廂。

他們一邊吃飯一邊喝酒一邊談著生意,只是在進貨方面有了點不同的意見而已,葉總堅持公司配送,他們就堅持自己取,我沒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同啊?

后來聽了出來,公司配送要收取一筆不少的運送費,葉總也太摳了,就這點還要賺人家的,要知道,現在是人家幫咱公司做生意啊。

葉總氣了,拍了一下桌子:“我們公司的產品那么好!不怕沒人幫我們銷!既然這點都談不下來!那就別談了!”她是雷厲風行的,說完就站了起來。

那群家伙慌忙的起來恭請葉總繼續坐下去談,一直敬酒,敬了我好多杯,然后也敬葉總,葉總看見我坐在這里,她并沒有什么表情,叫我過去坐在她身邊,然后所有敬酒的全部給了我喝,幸好我的酒量一流。

不過后來喝了一杯不知啥味道的,喝下去后我就感覺不對勁了,很苦很苦,聞了聞,也是啤酒,估計這些家伙放了啥藥啊?

賀總也喝了幾杯,我剛剛坐下來一會,頭馬上暈,我確定了這些家伙一定施詭計了。

葉總喝的比我多了幾杯,她眼鏡下迷離的眼睛,讓我知道她已經醉了,她簽了合同,是糊里糊涂簽的,那些合同倒也沒有什么,就是公司不能配送而已。

那些家伙和我們兩個握了握手,然后全部撤走了,就留我和葉總在包廂里。

我頭暈得很,想吐又吐不出來,我力氣幾乎全沒有了,拼著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出門口,她在后面叫住了我:“扶我回去!”

黑龙江11选5前三有走势